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

茅台投资的童装企业衣拉拉,准备上市了

【发布时间】:2021-11-19
【来源】:中服网

  服装业去库存大逃杀愈演愈烈,以棉制童装为主要业务的衣拉拉,勇敢出列,准备冲击上交所主板上市。

  衣拉拉业绩表现亮眼,***能力在行业内居前,还因此得到了茅台的投资。但是,公司销量下滑、库存高企的问题始终未能得到解决,相对优势很难保持下去。

  茅台为第二大股东

  贵州茅台的吸金能力无与伦比,长期毛利率超90%、净利率达50%,今年前三季度,尽管业绩增速有所下滑,仍然收获了746.42亿元营业收入和372.66亿元的净***。其控股股东茅台集团,同样实力惊人。

  白酒源源不断地贡献***,茅台以此为基础,拓展了大量投资业务,参股公司不计其数,其中就包含童装企业衣拉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衣拉拉”)。

  2020年9月,茅台建信等机构以5.50元/股的价格参与衣拉拉增资,斥资4950万元,持股2.5%,为公司仅次于实际控制人的第二大股东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茅台建信为茅台集团和建信信托合资成立的投资平台,茅台集团持有其大部分股权,2015年1月成立,注册资本9亿元。

  11月9日,衣拉拉披露IPO招股书,拟登陆上交所主板。一旦成功上市,茅台集团便又可以通过投资业务实现财富倍增。

  茅台为何看中了衣拉拉?首先与童装板块近些年的异军突起有关。

  “少女>儿童>少妇>老人>狗>男人”的消费等级排名,让男人成为群嘲的对象,也衬托出儿童消费市场的旺盛。公开数据显示,近年童装板块的整体增速,明显高于女装和男装,也远高于服装行业整体。最典型的森马服饰,前几年休闲服业绩不振,靠着童装业务实现弯道超车。

  另外,公司的业务表现,也明显优于其他服装企业。

  近两年,童装企业的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,行业老大巴拉巴拉也未能幸免,安奈儿和起步股份去年还录得亏损。同期衣拉拉的业绩虽然没能实现增长,但好歹是稳住了,哪怕在去年这样的线下商业艰难时期。

  低毛利率、高净利率之谜

  中国四大童装产业集群,广东佛山、浙江织里、福建风里、山东即墨,衣拉拉便是依托山东的产业资源迅速做大。

  于永梅、范卫红夫妇2005年创立安卡米品牌进入童装行业,2017年创立衣拉拉公司后,陆续将旗下各品牌打包,组成如今的拟上市公司。

  衣拉拉是一家以棉质服装为主打的童装企业,旗下拥有“衣拉拉”、“瑁恩·瑁爱”、“安卡米”及“Hello. Dr”四大品牌,以不同定位及风格,匹配0-18岁婴幼儿童及青少年群体的服装需求。同时,公司从2021年开始,针对区域线下母婴用品连锁店渠道推出“暖暖的糖”棉质童装品牌。

  2018年-2020年,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.58亿元、7.49亿元、6.74亿元,归母净***分别为1.42亿元、1.62亿元、1.57亿元,今年上半年,公司营业收入及归母净***分别为2.90亿元、6245.27万元。

  虽然公司这几年在规模上原地踏步,甚至还因为去年疫情的影响有所下滑,但是,整体***能力还是呈现出上升的趋势。最近3年,公司净利率分别为18.69%、21.66%、23.32%。

  主要原因,除了公司综合毛利率的逐步提升,还在于公司通过压缩员工薪资、削减网店费用等方式从内部挤出了***空间。

  可以说,衣拉拉的***能力,不仅独步童装业,整个服装行业也几无敌手。2020年,森马服饰、安奈儿、起步股份、金发拉比的净利率分别为5.22%、-3.72%、-36.10%、10.35%。

  吊诡的是,衣拉拉的商业模式与几家同行并无太大差异,财务数据与同行业公司对比,却呈现明显的低毛利率、低费用率特征——这就是公司***能力优势的直接原因。

  报告期内,公司毛利率分别为37.84%、38.09%、40.88%和39.52%。2020年,森马服饰、安奈儿、起步股份、金发拉比童装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2.44%、56.53%、24.20%、59.99%。

  去年,衣拉拉的期间费用率为11.14%,而上述四家童装企业分别为28.86%、57.82%、46.78%、40.17%。

  同时,公司向茅台看齐,对经销商采取服装行业少有的先款后货模式,应收账款为零,在这一点上也把同行甩开几条街。

  存货难题待解

  这几年服装行业不好过,童装作为前些年的增长主力,也进入了下行周期,主要原因同样是因为存货去化难。

  存货高企说明销售不振,后续不仅会增加企业的成本、拖累整体运营效率,长期的减值***更是会直接压垮上市公司业绩。

  童装行业老大森马服饰最新存货高达40.23亿元。当然库存压力***的还是安奈儿,该公司这几年大力去化,截止2021年三季度末存货余额为3.90亿元,占流动资产的37.10%。

  衣拉拉可以通过先款后货的模式消除应收账款,但是对存货仍然是无能为力。报告期各期末,公司存货分别为2.08亿元、1.88亿元、2.10亿元、3.09亿元,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5.82%、51.40%、31.58%、44.90%,在A股5家童装上市公司中情况最为严重。同期,公司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886.8万元、939.92万元、1000.45万元和1115.32万元。

  公司作为品牌商,基本不从事成衣的加工,生产主要通过外协加工和劳务外包的形式完成。所以,公司并不披露生产量,只公布入库量。从目前披露的数据来看,公司近几年的产销率连年下降,2021年上半年已跌破90%,这也是存货上升的直接原因。

  近年,公司旗下产品销量疲软,核心产品婴童Mini服等甚至出现销量下滑,2018年-2020年其销量分别为1100.28万件、1050.42万件、971.79万件。即便公司大幅降低产品价格,也未能挽救销量。期间,该类产品的平均售价从35.68元下降至33.93元,2021年1-6月甚至降至26.68元。

  销量下滑、存货高企的问题不解决,对公司业绩的威胁只会越来越大。

  从行业趋势来看,电商渠道的重要性日益突出,哪个品牌不参与直播带货仿佛就out了。不过,衣拉拉近年电商业务走下坡路,报告期收入分别为1.03亿元、7746.05万元、7182.55万元、2613.53万元,在公司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13.63%、10.34%、10.67%和9.03%,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